欢迎光临温岭市海洋王照明工程有限公司网站!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内部三码法德“离心” 欧盟新领导人怎么选

作者:admin发布时间:2019-05-31 15:51

对于欧盟来说,刚刚过去的议会选举仿佛只是一个暖场,真正的大戏才刚刚开始。欧盟新一届领导班子即将产生,但曾经在同一条船上的德国总理默克尔和法国总统马克龙却已公开站在了对立面,沿用惯例还是打破惯例成了欧盟新领导层如何产生的焦点,但在“惯例”问题的背后,国家与党团之间的斗争早已暗流汹涌。极右翼大涨的支持率和下滑的经济预期已经敲响了警钟,欧盟或许真的经不起再一次动荡了。

现实版“权游”

根据路透社的报道,当地时间28日,欧盟28位领导人在布鲁塞尔召开了非正式峰会,讨论欧盟最高职位的人选,包括欧洲理事会主席、欧盟委员会主席、欧洲议会议长、欧盟外交与安全政策高级代表和欧洲中央银行行长等职位,其中最受关注的就是谁将接替容克的位置成为下一任欧盟委员会主席。

在权力面前,任何“友谊”都显得不堪一击。按照默克尔的表态,她仍然倾向于选择在此前的欧洲议会选举中获胜政党的领衔候选人,但马克龙却认为,提名欧盟领导人的过程不应该是自动的,他领导的中间派政党已经一再表示反对现行制度。

沿用惯例的直接“受益人”就是默克尔。几天前的欧洲议会选举上,虽然流失了近40个席位,但传统的中间偏右的欧洲人民党仍然继续保持了自己第一大党的位置,而该党的领袖则为德国政党基督教社会联盟成员曼弗雷德·韦伯。

相比起来,马克龙则认为下任主席应该是最有领袖风范的人物,但韦伯正缺乏领袖风范。值得注意的是,马克龙领导的“前进运动”所在的欧洲自民党从一开始就是这一惯例的反对者,目前这一党团是欧洲议会第三大党。

与其说是要不要沿用惯例的问题,倒不如说是把谁的人安插在重要位置上的任务。根据《金融时报》的报道,新一届欧盟委员会和欧洲议会将对决定欧盟在全球贸易、气候变化和技术产业监管等关键问题上的立场发挥核心作用,宛如一场现实版的权游,正在法、德这两个话语权极大的国家之间上演。

法德对垒

默克尔对阵马克龙,这是一场精彩的博弈。一个是四度掌管欧洲经济火车头的老将,一个是扛着改革大旗步步紧逼的新兵,更重要的是,默克尔和马克龙还曾一度重启“法德新轴心”,但如今在越发明显的分歧之下,法德矛盾似乎再也掩盖不住了。

事实上,欧委会主席的人选可能只是法德矛盾最终爆发的导火索。此前在英国“脱欧”、贸易谈判、气候变化等问题上,双方就已经有了明显的分歧。例如在如今依旧悬而未决的英国“脱欧”大戏上面,法国希望只给英国一个很短的延期选择,但默克尔却曾公开表示,“脱欧”延长时间应该达到12月31日,因为短暂的延期并不能让英国议会达成一致的协定。

“马克龙已经不再隐藏他对德国的不耐烦了。”德国外交委员会德法关系负责人曾明确指出。复旦大学欧洲问题中心主任丁纯分析称,欧委会是欧盟三驾马车里最有实权的一个,相当于欧盟的国务院,一个好的委员会主席基本上决定了欧盟往哪个方向走。欧委会主席的选择体现的是大国的博弈,这里面涉及了欧盟真正听谁的,更能体现出谁的思想的问题。此前容克与特朗普进行关税谈判时,反映更多的就是德国的观点,毕竟对法国而言涉及到对其十分关键的农产品(行情000061,诊股)问题,法国根本就不想谈。因此欧委会主席才是真正要争的职位。

另外,丁纯还指出,马克龙所在的党团还是一个较新的党团,如果能够竞得欧委会主席的人选对他们本身地位的巩固也有很大的好处。值得注意的是,欧委会主席历来都不是大国的人来做,例如容克就曾做过卢森堡的首相,这也反映出欧盟主要讲究的就是平衡。对于德国来说,他们最在意的或许应该是欧洲央行行长,因为这一职务决定了欧盟未来的货币政策,一旦出现纰漏或许就要德国出钱。

欧洲病了

“欧盟正面临着二战后最危险的时刻。”仿佛有所预料,在欧洲议会选举之前,面对极右翼势力的猖獗,马克龙就曾发表过这样的评价。一语成谶,尽管传统的亲欧盟党派仍然占据了欧洲议会2/3的席位,但民粹主义者有望上升20%的席位的结局已足以给欧洲一个教训。现在,本就麻烦不断的欧盟又迎来了下一个“火药桶”——意大利。

如今的意大利,其不省心程度堪比第二个英国。前一天,还有人透露由于意大利未能控制其债务水平,欧盟委员会正考虑提出处罚程序,后一天,意大利副总理萨尔维尼就在电视台公开回应,他将竭尽全力来对抗过时且不公平的欧盟财政规定。

根据欧盟的规则,其成员国的预算赤字占其GDP比重不能高于3%、债务占GDP比重不得高于60%,但意大利债务占GDP的比重却高达132%,严重程度仅次于希腊。而在去年末,同样的戏码就已经上演过,如今半年过去了,矛盾只是在升级,而没有平息。

受英国“脱欧”等因素影响,本月初,欧盟委员会再次下调了2019年与2020年欧元区和欧盟的经济增长预期,预计2019年欧元区经济将增长1.2%,低于之前预测的1.3%,欧盟经济预计将增长1.4%。

根据《欧洲时报》的报道,欧盟范围内经济的下滑几乎完全归咎于德国的形势恶化,包括制造业尤其是汽车工业的疲软。再叠加上英国“硬脱欧”和意大利预算赤字的风险,留给欧盟的时间或许不多了。

上一篇:索菲亚和司米汇聚全球设计大咖打造家居盛典落

下一篇:没有了